500书堂网 > 历史军事小说 > 孤才不要做太子 > 第一百七十一章 改造八牛弩

第一百七十一章 改造八牛弩

    李靖和牛进达已经很少来东宫了,两位老将脑子里的东西,已经没有保留的全部传授给了李承乾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哪有“辟邪剑法”、“七伤拳”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两人对战,不外乎对比身体素质和经验而已。

    经验方面,尽管只是在砍柱子、怼沙袋,可是自从长孙冲等人出现后,他也获得了跟真人对战的机会,累计了不少经验。

    身体素质李承乾还不到极限,年仅九岁的他虽然高别的孩子一头,但远没有生长到极限。身体虽然通过锻炼获得了强大的力量,但九岁孩子的力量再怎么锻炼,还是比不上成年人的。

    弓箭,就需要力量达到了才能使用。

    一石的弓,射出去的箭矢软绵绵的,按照于泰的说法,估计连突厥人的皮甲都射不穿,更不要说射死人了。只要说起弓箭,他还会把自己主子的箭技拿出来显摆。

    于泰这家伙,从不吹嘘说大话。

    “陛下讨刘黑闼的时候,刘黑闼在肥乡列阵,陛下亲自带着士兵出阵攻击。

    有一个突厥的将领,勇壮绝人,曾经在阵上杀了咱们不少将军。两军正要断兵交接的时候,陛下用刻着‘天策上将’的箭矢射他,一箭就射穿了他的胸口,当即就死了。

    后来有一次,陛下带着我和两个骑兵出阵探查敌情,遇到了敌方三个有名的将领。这三个人身后,还有大部队跟随。我劝陛下暂避锋芒,当心被围。结果,陛下连射三箭,三人全部毙命,那军队见到这一幕都吓坏了,愣是没敢追上来。

    还有啊”

    听着于泰啰啰嗦嗦的说皇帝陛下的光辉历史,李承乾只觉得头大如斗。

    老子不过是想要试试射箭,你个龟孙用得着拿我老子的功绩过来压人嘛!

    一脚踹开到于泰的腿上,就要开弓射箭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脚还是没有让他闭嘴,站在一边,于泰还是在喋喋不休的讲着射箭的要领。比如说“站在起bai射线上,左肩对目标靶位”啦,“把箭搭在箭台上,主羽毛向自己,箭尾槽扣在弓弦箭扣上”啦。啰嗦的很。

    在于泰担忧的目光中,李承乾手里的箭射了出去,正中靶心!

    不过

    是旁边墙上靠着的备用靶子

    “用不着听于泰的,射箭嘛,还是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李承乾不得不把弓收起,把腰低下。

    对面的演武场边的树后,李世民大踏步的走了出来,在他身后,依旧是一长串的东宫太监宫女。

    见鬼了,每回都偷偷摸摸的来,还抓着我的人不让通风报信,你是皇帝,还是狗仔队成员啊!

    心中在腹诽,但嘴上还是得老老实实的请安。

    看了一下李承乾背后箭囊里的箭,撇了撇嘴。走到演武场边,挑了够粗大的箭,一张四石力的弓才回来。

    如同战时一般,把三根箭插在身体右侧的地上,脱掉龙袍丢给张赟。

    三支箭,几乎是在不到两秒钟的时间里射出去的。

    每一支,都稳稳的射在靶心,而且落点格外的接近。

    “陛下箭技依旧,末将心向往之!”

    亲眼看到皇帝没有因为深宫生活落下技艺,于泰立刻单膝跪地,奉上马屁。

    或许,这也不是马屁,因为这样的箭技怎么夸赞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看到了,父皇的箭技,儿臣是望尘莫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狗屁!”

    笑着拍了李承乾的脑袋一下,李世民伸出右手,指着虎口处的疤痕说:“朕这只手的虎口,不知道受了多少伤。但是最让朕记忆深刻的,是第一次的伤痕,就是练弓的时候,被弓弦割的。哪有什么神箭手,都是练习堆砌的结果。给你说个事儿,侯君集,算了,你不认识。你只要知道,不要因为一时的失败而气馁,只要多加练习,朕未必就是大唐最强的射手。”

    李承乾点了点头,虽说很多事情都讲究天分,但是后天的努力,还是能够把差距拉开的。

    至于侯君集?呵,虽然没见过人,但是儿臣还真知道这孙子。

    如果历史照常的话,跟李承乾一起谋反的就是这家伙。

    至于射箭,侯君集早年的时候人就比较浮夸,射箭学不会,就说自己勇武过人。虽说这些年靠“不要命”杀到了国公的位置上,可说到底还是一个庸人。

    更不要说这混蛋想跟李靖学习兵法,求而不得,所以跟皇帝请命。学了一些,还怒于李靖藏私,上奏李靖谋反,可恶至极。这件事发生的时候,李靖在东宫喝了半天的酒,甚至醉倒了。

    李靖喝醉,自然不是因为被人弹劾。军功过甚的他,早就习惯没事儿被言官揪出来弹劾一下了。真正让他郁闷的还是自己在皇帝心目中的印象。明明已经收太子为弟子,倾囊相授了。

    可是当他回答皇帝说“这是侯君集想要谋反。如今中原安定,我所教他的兵法,足以安制四夷。如今侯君集求学尽臣的兵法,是他将有异志啊”后,皇帝还是没有信他的话,反而让他不要藏私,再掏出一点来给侯君集。

    没办法,论忠诚,他李靖作为大唐这座宅院的石狮子,还是没法跟家主的忠犬相比较。

    见李承乾怪异的神情,李世民忍不住又伸出手要揍他一下。

    想事情的时候被人袭击,是会反击的。所以李承乾立刻缩脖子,把弓递了上去。

    龙爪子没有拍到弓上,而是穿过,顽固的排到了李承乾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朕在跟你说话呢,走什么神。还有,五石的硬弓也是你能用的?”

    一爪子拍下去,李世民才想起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刚刚他偷看的时候,是亲眼看到儿子用这个弓射出箭矢的,力道还不差。

    遂抢过弓,试着拉了拉。

    令人奇异的是,明明是五石的硬弓,却轻飘飘的,用不了多少力就能拉开。

    注意到弓上的滑轮,李世民惊异道:“莫非,你就是用这东西,把拉弓的力气减小的?”

    李世民大怒下的一爪子可没有留情,李承乾捂着剧痛的头顶回答说:“儿臣嘶儿臣拉不动三石以上的弓,但是却想提前练练箭技,只能给弓装上这东西了。虽然要换弦。嘶可是这样的弓威力并没有下降太多,估摸着应该还是有三石半的。k嗷,疼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又试着拉了拉弓弦,再看看惨叫的儿子,李世民忽然间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眼角余光看到了皇帝老爹的手足无措,李承乾此时心里暗自发誓,以后绝对不会在这一位气头上的时候忘跟前凑合了。从这一下的威力来判断,这位千古一帝的控制能力堪忧啊!明显是身体不受脑子控制。刚刚要不是他缩了缩脑袋,这一巴掌估计能把他拍晕过去。

    一边吩咐人去找御医,李世民一边转移话题道:“军器监的欧阳烁跟朕说,昨天你带人闯到了军器监,还要八牛弩。臭小子,跟朕说清楚,你要八牛弩干什么!”

    换个人做这样的事,李世民一定不会犹豫,砍完了头再论砍得对不对。可是这一条规则,肯定不会适用于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指指后爹手里的弓,李承乾无奈道:“自然是想要试试看能不能在八牛弩上也装这东西,于泰跟儿臣闲聊的时候,说过八牛弩,每次开弓,得是三四十个壮汉操作。上好弦后,还要用机括拦住,发射的时候还需要力士砸下机括才行。这么笨重的东西,攻城或者两军排开阵势的时候还好,若是遇到轻骑兵,岂不是还没上弦儿就被近身了。若是能装上滑轮组,把三四十人的费力操作改成单人轻松操作,那八牛弩的威力,岂不是得翻好几个番?”

    “改造八牛弩?”

    李世民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八牛弩的改造,哪有这么容易?军器监的工匠,平日里也不是单纯的仓